LaKi

生日快乐,文森特
真的画的太渣了,模糊处理好像好一点´_>`

好像有点甜(◍ ´꒳` ◍)

女孩和男孩吵了一架,双方谁都不理谁。女孩看着男孩以前一直笑嘻嘻的脸上挂着满满的严肃。内心十分难受,大概是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情感。放下架子主动向他道歉。
谁知男孩依旧沉着一张脸,甚至背过了身子。女孩脸上尴尬又讨好地笑着,内心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趴在桌上哭了起来。
男孩本想是逗一逗她,竟把她弄哭了,也是十分着急,嘴里一直喊着她的名字,说着对不起,是如往常一般的温柔。
女孩勉强直起身来,擦了擦已经泛红的眼眶,看着男孩。
男孩很抱歉,但面对面坐着说抱歉很是羞涩。最后只好用蹩脚的英语说道。
“I'm so sorry.Can I give you a bow to express my apology?”
女孩听到这里忍住没笑,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。
下一秒,她便被男孩有力的臂膀环住。额头碰到他的胸口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,紧张的要命。可不是道歉吗?怎么是拥抱?!

bow~抱(๑❛ᴗ❛๑)

下面是碎碎念,可跳过(◍ ´꒳` ◍)
今天跟同学吵架了,就写了这个,部分是我真实经历,换种方式记录自己的日常,还不错。那个bow是今天学了这个单词自己瞎想的段子,大概只有我才觉得这个甜吧( ˘•ω•˘ )

皇上x王爷 (不会取名字也是囧

没写完,但是也要发←_← 可能会有很多毛病,希望指出。◕‿◕。

1
“来人呐,给我把珩王叫来,朕倒要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皇上大怒,将奏章扔到一旁,转身坐在龙椅上,翘起二郎腿来,手中的折扇时不时地拍着自己的手掌心,一副昏庸无能,不羁的样子,没有一点贤明君主的作风。
大殿中的大臣被皇帝吓得瑟瑟发抖,而又小心议论。“我说句不好听的,皇上此番作风,怕是我朝命不久矣。”“是啊,年纪轻轻却如此大的脾气,如何治理得好国家!”“不过这事说来,怕也是珩王的不对,皇上发这么大的脾气也是在所难免。”
2
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,珩王出现在殿中。皇上见了他,连忙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,将刚见到珩王的一丝小慌张掩饰过去。“珩王姗姗来迟,怕是不曾将此事放在心上吧。朕泱泱大国,竟被小小蛮人攻占城池,这像话吗!亏朕如此……信任你,把这座城池交到你手中,如今失守,你该当何罪!”
珩王面色不曾改变半分,也没有回答皇上,而是请皇上命众人退下。未等皇上下令,诸位大臣以目示意,纷纷退下。顿时,殿中只剩他们二人。
3
皇上背过身子,早已绷不住,心下窃喜。想着刚刚那副样子一定唬住了珩王,要不然怎么可能让大臣退下呢!这里想着,身后传来了几句话讲他心中的欣喜抹的一干二净。“陛下,此时臣并不知晓,不知者不罪,臣无罪之有。”皇上哪里是沉得住气的人,转身就指着他。“你你你……你就是仗着朕喜欢你才如此放肆!”谁知太激动,脚下一滑,扑入了珩王的怀中。头上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。“阿熹,现在不是小时候了,你怎么还那么幼稚,藏不住那点小心思,我这一句就让你破功了。看来你即位以来的几个月并没有什么长进啊。”
“咳,我我……我哪有,是地滑,地滑。”他赶紧推开珩王,掩饰地低下头,不让珩王看见他赧然的样子。“好了,不捉弄你了,此事我是真的不知。我即刻动身,赶去瞧瞧。”
“我也去!万一……”
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

白起x我 魔女梗 (新手,希望喜欢(๑• . •๑)

1
魔女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她的吻可以治疗一切疾病,这个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本来还想在心里偷笑,但小镇上有一个同样可以治疗疾病的灵泉,她觉得自己的这个魔力没什么用处,为此还伤心了好久。
2
一天,她正在小憩,忽听到了“咚”的一声,连忙跑过去查看。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躺在地上,身上满是灰尘,紧紧皱着眉头。她抱起小男孩就往灵泉那里飞去。
到了灵泉,她两手托着男孩,准备放入水中,可刚一接触灵泉,他的脸色更是苍白,小脸皱成一团,嘴里哼哼着。
魔女十分着急,把他带去自己家中,准备试试看自己的魔力是否有效。
她把男孩轻轻放在床上,用毛巾擦拭过刚才被灵泉沾湿的地方后,嘟起嘴唇去亲吻男孩的额头。男孩远离灵泉之后,脸色好了不少,眼睛微微睁开,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张美丽的脸庞近在咫尺,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赶紧闭上眼睛假装还没醒的样子。然后就感受到了额头的一丝柔软,转瞬即逝。
3
魔女的吻果然有效,小男孩身上的伤痕慢慢消失,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。他睁开眼睛,看着正盯着他的魔女。
“小盆友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啊?”
“发生了什么,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啊?”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家住哪里啊?姐姐把你送回去呀”
小男孩脑子一片空白,只记得魔女亲吻他的那一幕,目光有些躲闪,脸转向一边,手摸着脖子,略微有些紧张。
4
小男孩名叫白起,他可不是个普通人,他有着风场控制的超能力。但超能力也不是说用就能用的,还得练习。
他是第一次练习飞行,由于能力不足才摔下来,然后被魔女发现并带到家中治疗。
小男孩有些呆板,有些可爱,硬是要报答魔女的救命之恩。魔女应对不来,就让男孩多陪陪她。男孩高兴地答应了,但他觉得仅仅是这样还不够,每次过来陪她总会带来一片银杏树叶。魔女欣然收下都好好的保存起来。
5
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,男孩就因为一些关系不得已离开了这个小镇。
魔女平时没什么朋友,孤独的很,习惯了身边有一个小孩子的陪伴,可那个人忽然消失,一时之间适应不了,每天总是看着他送来的那些银杏树叶,睹物思人。有时她也会自己去收集银杏树叶,当做那是他送给她的。这一过,就是十几年。
6
这一天,她像往常那样,收集树下掉落的银杏树叶。忽然一阵风刮过,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使得树上的树叶飘落下来。魔女的视线一暗,身前出现了一个人,她抬起头来,眼前的男子和记忆中男孩的身影重叠,是他!是白起!她整个人都傻掉了,愣愣地站在那里,直直地盯着眼前的这个人。
眼前的男子也有些激动,一下子把她拥入怀中。白起的双臂紧紧地抱着她,魔女回过神来,也抬起双臂抱着他,脸上露出会心一笑。他回来了,他终于回来了。
7
他们并肩坐着,背靠大树,一如旧时的模样。
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呢!这一次你还会走吗?”
“不会了,这次来,还是想让你为我治病。”
听到这里,魔女不禁紧张起来。“什么病,严重吗?快让我看看。”
“很严重,要你的吻才能治好。”
话一说完,便猛然抱住魔女,将自己的柔软的唇覆在她的唇上,轻轻的,软软的,这个吻温柔而绵长。
“我的病,是心病,想你,想你,每天止不住的想你。”
我想你的微笑,想你的一举一动,想你没有我的生活会是如何,想你是否也在想我。
你知道吗,我每时每刻都想立刻飞到你的身边。
现在我终于来到你的身边。❤

第一次写,小学生的写作水平,花了两个多小时吧,真的很差劲●^●
可能会有错别字,病句啥的,希望大家多多包容,祝吃糖愉快(๑❛ᴗ❛๑)

大年初一的梦●^●

感觉写的肥肠矫情了●^●

emmm……本来是要屯文的,也只是屯了三话而已,结果忍不住看了,没想到啊没想到,扎心的疼
真·天官赐刀(ಥ﹏ಥ)

今天看了《天官赐福》全程傻笑(。>∀<。)
结果就是上课走了一节课的神(-ι_- )

假如娘娘上山送饭那晚没有脱裙子

好甜好甜好甜(..›ᴗ‹..)

有才的兔纸:

24k傻白甜剧情
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😉张嘴吃糖🍡


1.
从前有座山,
山上有座观。
观里有个修道的师无渡,
他将十岁的妹妹寄养在山下小镇,
镇上人提起师家小妹,
都说:
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胚子,
温柔贤惠,
每天上山给她哥哥送饭,
以后谁要是娶了她,可就有福了。
闻言,
从酒楼出来的小青玄,
默默地藏住了刚刚打包的一盒饭菜。


2.
这个小镇叫博古镇。
镇上有一个穷小子叫贺玄,
家穷读不起书,也经常吃不上饭。
但是人很聪慧,
先生欣赏他,破格让他坐进了学堂。
贺玄也很用功,
每天带着冷馒头当午饭,
一边看书,
一边嚼的漠然而专注。


但是他长的实在太过俊俏,
以至于每次上学堂,
门外都围着一群偷看他的小姑娘,
先生怕影响别的学生上课,
又把他劝回家了。


唉,这人真是太倒霉了。


3.
今天的小青玄也要去给哥哥送饭。
可上山时天色已经很晚,
果不其然遇到了坏人。
坏人穿着白衣服,在不远处飘着,
尖声细声地问道:“前面是玄儿吗?”
青玄想起了哥哥的话,
赶紧扭头往人多的地方跑。
结果跟刚刚被夫子劝退的贺玄撞了满怀。


白衣怪人飘了过来,
不依不饶地喊道“玄儿,是你吗?”
贺玄把小青玄从胸前扶起道:“你是?”
青玄: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…”
白话真仙却以为贺玄是应了自己,
看着这教科书级别的英雄救美,
喜滋滋地ky道:“你这辈子都娶不到这个漂亮姑娘!”
贺玄:“我不喜欢姑娘。”
白话真仙愣住了:还有这种操作?


贺玄:“但你也不能欺负她!”
说着冲上去要揍白话。
白话真仙有恃无恐,站在原地,正打算吸走他揍自己时的怒气。
却发现完全吸不动。
仔细一看原来是个有飞升命格的,
以前怎么没看出来?
被白白揍了一顿的白话真仙悻悻然地跑了。


4.
师青玄:“哈哈哈……多谢这位兄台啊哈哈哈,你叫什么名字,改日本……改日小女子跟我哥登门道谢……”
“我叫……贺……”贺玄犹豫了一下,觉得见义勇为还报真名实在太掉价了。
于是他机智的说:“我叫小明。”
青玄很自来熟地揽着他的肩膀叫了他一声:“明兄。”
贺玄悄悄红了脸。
青玄打开食盒:“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吗?我请你吃饭。”
食盒里,放着一碗火腿碧笋汤,一碟蒸虾丸,一包松瓤蛋卷酥,并几个白乎乎香喷喷的馒头。
这一刻,
贺玄觉得自己遇到了爱情。


这一晚,
师无渡坐在道观门口看星星,
陷入了沉思:
青玄怎么还不给我送饭呢?


5
贺玄:“你为什么大晚上一个人上山?”
青玄:“我给哥哥送饭。”
贺玄尴尬地看了看被他一扫而空的食盒。
青玄(良心活蹦乱跳地)宽慰他:“没关系,我哥最近应该在练辟谷。”
贺玄头脑一热:“以后你如果晚上送饭,我就送你到山顶。”
青玄笑了:“那以后你来了,我就多带一份饭。”


6.


五年后


贺玄:“青玄,你觉得我,怎么样。”
青玄想了想:“明兄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。”
贺玄语无伦次:“我不是!我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他憋了很久,终于蹦出一句:
“我心悦你,想娶你。”
师青玄心中一动,又冷静了下来:
“……你喜欢我什么。”
“你……你做的饭很好吃”
“那是我每天从酒楼买的。”
“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。”
师青玄闻言,扯开外衣,抓住贺玄的手往自己胸口里塞。
贺玄涨红了脸,忸怩挣扎着想抽回手:
“那个,我们还小……”
师青玄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:“对不起,我是男的。”
贺玄愣住了,
手都忘了收回来。
贺玄终于吐了口气,说:“其实,我……”
这一停顿的功夫,
师青玄却感觉仿佛过了很久。


然后他听见贺玄说道:
“其实,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喜欢姑娘家么?”


7
三年后


师无渡:“我把青玄点将到中天庭,本以为可以安心了,可青玄说昨晚又遇到了白影,追着他问是不是‘玄儿’”。
灵文道:“让他穿女子衣饰终是治标不治本,我近日看卷籍上记载,以前有人用过一个法子,是将儿子扮做女儿出嫁,入了别人家的家谱,白话真仙就信了这个定然是女孩,就不会再纠缠了。”
师无渡摇扇道:“那随便编个族谱不就成了。”
灵文道:“自然没那么简单,一般的家谱白话真仙是不信的,得是家里人有飞升命格的家谱,过了帝君的目,抄存在灵文殿,他才肯信。”


师无渡想了想,皱眉道:“可我家青玄又不喜欢男人。”
裴茗摸着下巴随口说:“我觉得他未必不会喜欢男人。”
师无渡警惕地看了他一眼。
裴茗慌忙解释:“不过我只喜欢女人。”


8.
师无渡有自己的小算盘:
找个有飞升命格的老实人,
跟青玄成亲走个过场,骗过了白话真仙,
到时候想和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(毕竟养了十几年的白菜不能就这么被拱了)
于是他千挑万选,
选到了老实人贺玄。


这日,他纡尊降贵地换上常人的衣服,
叩开了贺家的门。


贺玄:“你找谁?”
师无渡:“朋友,你听说过包办婚姻吗?”
贺玄:“……”
师无渡:“我想让你娶我妹妹。”
贺玄:“我已有婚约。”
师无渡:“我怎么没查到你有未婚妻?”
贺玄:“他哥前几年飞……非常不讲理,带着他搬家走了,但他与我青梅竹马,性子风趣可爱,善良正直。”
他怕这人不服气,又补充道:“而且如花似玉,长的极好。”
师无渡不满地打断了他:“不管她如什么花似什么玉,都不会比我家妹妹好看的,待你见过就会知道,你就说娶不娶。”
贺玄:“不娶。”
师无渡露出和善的微笑:“有骨气。”
转头吩咐下人:“绑起来。”


9.
师青玄正在酒楼上喝酒,
看到楼下一个恶霸拖着一个良民走。
虽然恶霸跟良民的背影都很眼熟,
但受正义感驱使的师青玄,
还是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酒洒了下去。


被酒洒了一头一脸的师无渡拽着五花大绑的贺玄上了楼:“刚才谁在窗边喝酒的?谁?”
师青玄:“明兄?”
贺玄:“青玄!”


10


一个月后,


酒馆里


“你们听说了吗,师家的姑爷,成亲后没几天就飞升了。”
“一门二飞升,真是闻所未闻啊!”




此时,在中天庭混了几年的师青玄打量着自己:“明兄,我这女相化得可好看?”
贺玄:“好看,不过……”他试图给青玄讲道理:“你如今,不该再叫我明兄了。”
师青玄:“要我换个叫法也可以,你今日化作女相陪我上街喝酒去,好不好?”
贺玄:“……”
师青玄冲他一眨眼。
“好。”

最新一话,被“你家的小花”,“戚容”,“离思”戳到了萌点⑅ ❛ั ᵕ ❛ั ⑅

看完最新章,心塞塞的ε(┬┬﹏┬┬)3
一刀赐死我吧(╬ ̄皿 ̄)